当前位置:首页> 新闻动态 >时事新闻

一滴水与一条江的故事(五)|人之道,30万张照片背后的“生态底色”

时间:2020-12-18 来源:湖北南水北调干部学院 浏览量:226

        凌晨5点,夜色沉沉,漆黑一片,刘洪军背着头天晚上准备好的相机和行囊出了门。

        街道上鲜有人迹,迅猛凌厉的风迎面吹来,刘洪军缩着脖子钻进汽车里,使劲搓着手,向黄龙大坝驶去。

        40分钟后,车到目的地。刘洪军扛着30多公斤的设备,朝河边摸去,水流细微的翻腾声清晰明亮。蹲在地上,刘洪军一件一件展开设备:八倍望远镜、长焦镜头、相机、帐篷、防潮垫、折叠椅……

        一切摆布停当,清脆的鸟鸣声撕破了天空黑色的幕布,东方天际处开始泛白。

        刘洪军身披仿生迷彩布,趴在防潮垫上,拿着望远镜在湿地上搜索。

        凌晨5点,夜色沉沉,漆黑一片,刘洪军背着头天晚上准备好的相机和行囊出了门。

        街道上鲜有人迹,迅猛凌厉的风迎面吹来,刘洪军缩着脖子钻进汽车里,使劲搓着手,向黄龙大坝驶去。

        40分钟后,车到目的地。刘洪军扛着30多公斤的设备,朝河边摸去,水流细微的翻腾声清晰明亮。蹲在地上,刘洪军一件一件展开设备:八倍望远镜、长焦镜头、相机、帐篷、防潮垫、折叠椅……

        一切摆布停当,清脆的鸟鸣声撕破了天空黑色的幕布,东方天际处开始泛白。

        刘洪军身披仿生迷彩布,趴在防潮垫上,拿着望远镜在湿地上搜索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刘洪军并不是一名专业摄影师,作为东风22小学的一名教师,他爱上拍鸟缘于一次意外。

        上世纪90年代初,刘洪军在神农架林区拍摄野生金丝猴时,看到很多叫不出名字、色彩鲜艳的鸟儿在枝头跳跃,姿态优美,他情不自禁按下快门,记录下它们美丽的身影。从此爱上了观鸟、拍鸟。

        观鸟很辛苦,夏天蚊子叮咬、冬天冷风刺骨。特别是拍鸟时,必须隐蔽和守候,刘洪军经常一动不动地守候好几个小时。有一次,他全副武装在山林中拍摄鸟儿,被一对爬山的夫妇当成了一尊“雕塑”。走到刘洪军身旁,他们才惊讶地发现,原来是个大活人。

        长期和这些精灵在一起,刘洪军和他们产生了深厚的感情,已经把它们当成了自己生命的一部分。遇到受伤的鸟儿,他会救护下来送到野生动物保护中心。在乡间行走时,看到有不法分子布下的捕鸟网,他会毫不犹豫地一一拆除。发现有人用弹弓打鸟,他会不顾一切地上前制止。

        如今,只要有鸟从头顶飞过,他都能一眼辨认出来,并能准确说出它们的种类、生活习性、迁徙规律。

        从拍鸟到护鸟,缘于一次课堂上的尴尬。

        那天,刘洪军和学生们分享一张白天鹅照片,一名学生对他说:“刘老师,白天鹅是丑小鸭变的,您说对吗?”学生这个常识性的错误认知让刘洪军吃了一惊,而经过调查,他发现很多学生都这么认为。

        “不识鸟,如何护鸟?”刘洪军将省地方课程《环境教育》和校本课程《生态道德教育》有机融合,将自己拍摄的图片制作成课件,教学生们识鸟、画鸟、爱鸟、护鸟。成立学校观鸟社团,提高他们保护环境、爱护动物的意识。

        30多年来,刘洪军的足迹遍及十堰及周边的山山水水,累计拍摄鸟类图片近30万张,拍摄鸟的种类达260多种。国家一级保护动物、“鸟中大熊猫”——中华秋沙鸭,国家一级保护动物——火烈鸟,领岩鹨、栗背岩鹨、蓝鵐、黑头奇鹛等,均是他首次发现的。

 

        “鸟是最有发言权的生态环境鉴定师。”刘洪军说,越是珍稀的鸟类,对栖息地环境洁净度的要求就越高,否则便会弃之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 啾啾鸟鸣声声悦耳,翩翩羽影赏心悦目。如今,我市野生鸟种类多达310种,种群数量居全省前列。已成为中华秋沙鸭的主要越冬地,小天鹅迁徙的歇息地,绿头鸭、斑嘴鸭等137种鸟类的乐园。

        候鸟变成了留鸟,鸟语花香,万鸟翔集成为常态,吸引全国各地的拍鸟达人来十堰听林鸟啁啾,到湖泊湿地看水鸟嬉戏。

        在刘洪军的相机里,记录着绿荫里一对对相视的双眸,蓝天下一对对相随的倩影,也记录下了十堰的天更蓝、山更绿、水更清、生态环境越来越好的点滴变化。

 

        记 者 手 记

       天越来越蓝,水越来越清,山因水而阔,水因山而美,能望见天上疏朗星光的清朗,能听到林间小鸟清脆的啁啾,能吸入野外沁人心脾的清新,能安放尘世的喧嚣躁动……如此生态颜值,可观可赏,在身边;如此生态底色,可触可感,在身边;如此生态品质,可惊可喜,在身边!再看刘洪军的幸福,其实简简单单,守在一条河边,守望没有终点,美自心中盛开。

联系电话:
0719-88008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