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> 新闻动态 >时事新闻

一滴水与一条江的故事(一)|水之源,时刻守护第一滴水

时间:2020-12-18 来源:湖北南水北调干部学院 浏览量:211

        秦巴帷帐,渝陕界梁。十八里长峡内古树参天,翠竹成林。流泉飞瀑比比皆是,一峡两岩白练飞空,清流蜿蜒奔泻,银珠飞溅,进堵河,入汉江,一路向北,润泽北方大地。

        12月7日,是中国传统二十四节气之大雪。雪,如期而至,苍茫连绵的十八里长峡一夜间成了粉妆玉砌的世界。

        一大早,73岁的胡值朝推开房门,大步流星地朝着一公里外的苗圃基地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 一辈子没走出过十八里长峡,3万多公顷的林区版图都在胡值朝的脑海里。闭着眼睛,他都知道到小尖山、枪刀崖、黄石皮的“兽道”怎么走,也知道葱坪的红豆杉、山王寨的杂木林、悬壶岭的混交林现在的长势如何。

        山脚下,一片翠绿的红豆杉傲霜顶雪,梗着身子装扮着单调的世界。

        “这里原来是一块石碴地,我请人平整后,又从别处运来沃土,建了个苗圃基地。”胡值朝介绍着,一转身就没入了绿色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 “要把这些多余的枝干修剪掉,一是给它们定型,二是节约养分,让树苗休养生息。”胡值朝穿梭在一人高的苗林里,挥舞着修枝剪刀,枝叶和雪飘飘扬扬,散落在褐色的土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十八里长峡位于神农架林区、竹溪县和重庆市巫溪县交界区域,是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汉江最大的支流——堵河源头,也是我国南北气候过渡带重要生态修复区、抵挡北方风沙南侵的重要屏障地。这里海拔最高达2740米,是珍稀动植物繁衍生息的“天堂”。

        “保护林场也是保护国家生态安全!”无论是当村党支部书记、采育场副场长,还是退休后当义务护林员,这个观念一直镌刻在胡值朝的心里。

        1984年,为了改善生态环境,胡值朝带领全家在房前屋后的荒山上挖窝栽树。一家人辛劳4年,共栽下18万株苗木,造林38.4公顷。1999年,十八里长峡自然保护区成立,对个体山林进行补偿性回收。但由于标准太低,农户们积极性很低。

        “人不能光为自己想,植树造林,绿化荒山,这是积德积善、造福后代的大好事,虽然吃点亏,但是值。”胡值朝背着家人找到场长,第一个将38.4公顷自有杉树林全部转交给国家。其他只有几百平方米、几千平方米个体山林的农户见胡值朝带头,纷纷响应。

        杉树林茁壮成长,然而胡值朝的家庭却遭遇飞来横祸。2001年,和他一起植树造林的儿子不幸患上白血病,花光了国家给的4000多元补助款,有人劝他去找组织,也有人劝他把杉树林要回来,卖树给儿子治病。胡值朝一言不发,独自四处奔波向亲戚朋友求助。

        胡值朝贷款、卖房子,四处举债为儿子治病,可儿子的病回天乏力。无论怎样艰难,他始终没有动过卖树的心思。儿子走后,胡值朝往杉树林跑得更勤了,维修护林小道、清理树下枯枝、修剪树干上的旁枝,有时候一坐就是大半天。摩挲着带有体温的树干,仿佛抚摸着儿子的额头。像曾经无数次和儿子谈笑的场景一样,他一遍又一遍和树林交流,和大山对话。

        这片山林就是他的儿子,亲人。

        除了大雪封山,胡值朝常年穿行在大山沟壑深处、茫茫密林之中。只要天气晴朗,巡山护林是他雷打不动的任务。吃完早饭,装一小瓶苞谷烧,带上望远镜,肩挎背篓,一头钻进深山老林,直到天黑才回家。

        有时候跑得太远了,他就在山上休憩。月为灯,星为帐,山林当床天当被,仰望近在咫尺的满天繁星,耳边是清脆鸟鸣和阵阵松涛,一天的疲劳就消失在这简单的惬意之中,很快就会进入梦乡。

        山上没有路,但这难不倒他。

        “有兽道就有人走的路。”胡值朝平时就是沿着兽道在悬崖上闪转腾挪。40多年来,他每年巡山护林超过180天、行程约6000公里。别人买鞋是论双买,而他每次总是批发一箱帆布解放鞋,24双鞋可以穿4年。

        2002年,胡值朝带领省科考队在十八里长峡发现了300多公顷红豆杉原始群落,在野生面积、单株树体和树龄等方面成为全国之最。

        2007年,胡值朝退休了,但他仍然驰骋在巡山护林的路上。

        “闲着难受,不如到林子里转转。”实际上,大家都知道他是不放心看护多年的原始森林。除了护林,胡值朝还有一个使命:铲除不法分子布设的各种捕猎器械和陷阱。只要遇到偷伐盗猎,他都会一追到底。

        这两年,胡值朝年龄大了,陡峭的山已经上不去了,但他依然没有闲着,开始建苗圃,育树苗。拯救珍稀濒危植物小勾儿茶,成功繁育红豆杉、珙桐、小勾儿茶、鹅掌楸等珍稀名贵树种八九十种。

        “把山养起来。保护好生态就是护好了水的源头。”胡值朝说,自然保护区把山里面的百姓都迁出来,统一建了宽敞明亮的两层小楼,做饭用上了液化气、取暖用上了电暖器,靠山吃山的日子彻底结束了。

        正午时分,太阳从云层里突围出来,射出金子一般的光芒,照耀在洁净亮丽的双坪新农村,给屋顶上的积雪镀上了一层温暖的金色。站在苗圃地里,胡值朝望着白雪覆盖的延绵群山和云海流动的玉树琼枝,眼神里尽是无限的柔情。

 

     记 者 手 记

        为有源头活水来。201412月,一江清水跨越1432公里,从丹江口水库浩然北上,为共和国源源不断输送关于资源、关于文化、关于战略的价值因子!曾几何时,枕江而眠的十堰人,祖祖辈辈依仗于汉江的恩施,世世代代受惠于母亲河的恩泽,南水北调,山也移、水也移、城也移、人也移;六年过去,斗转星移,以南水之丰破解北地之渴,以汉水丹心润泽中国魂魄,十堰作为水质保障区、水源控制区,当汉水碧波流经华夏腹地,当一方方山野一座座城池一张张脸庞漾起幸福光芒——一切,都是那么值得!为了净水永续北送,今天,让我们把目光投向缘水而绿、护水而清、养水而生、因水而兴、顺水而治的调水源头……

联系电话:
0719-8800800